荒川家的狮子君

世界珍宝欧尔麦特

太可爱了w忍不住转发囤起来,感谢火澈太太的汉化

火澈神宸:

HAPPY BIRTHDAY ALLMIGHT!

过度保护ALLMIGHT的A班学生们

授权转载汉化,请勿二次上传,授权见微博评论。

汉化修图嵌字:我。

作者Tumblr :【athanatosora

【DJ】颠转世界

    怎么说……这本来是一个情人节贺文然后变成了除夕最后成为了新年贺文。文笔什么的就请别在意了……我秉持着文笔不够诗文凑的原则。JOJO里最喜欢一代这两只了,大乔大天使。主要是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个CP的爱,忠实DJ党不逆不拆。手机打的估计排版不能看。OOC注意。语句不通的话也请凑活吧,我可能各种手抖……虽然各种不专业还是深爱着DJ的我。

   


Zero

   这仅仅是个梦而已。

   “迪奥,迪奥,迪奥.布兰度。”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意识逐渐回归。他睁开眼睛,如同噩梦中骤醒一般坐起。艰难地移动僵固的脖子,向声源看去,一片空白。并不是指视线所及之处一片空白,而是站在那里的男孩本该是脸的部位一片空白。

   谁?迪奥微微眯眼,好像该是一张他早已烂熟于心的面孔,但是此刻无论他怎么绞尽脑汁都无法从混乱的记忆中找出相应的面孔。

   “迪奥,你知道,该怎样去往天堂吗?”男孩从看不见的口中,发出了稚气却具有独特温柔的声音。

   天堂?那种东西对他迪奥而言,没有分毫的价值。

   就像是读懂了他的想法,男孩发出了无奈的笑声。

   “这可不行呐,因为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走到旅途终点的。”

   “嘶嘶。”想要发出声音,从干涸的嗓子间却只能挤出喑哑的嘶叫。

    手指惊慌的按上喉咙,却意外的碰触到了规整的伤疤。……这是……赤色的瞳孔因惊愕而收缩。

   “只是你太久没有进食,没有事的,反正吸血鬼的恢复能力是很强的。”男孩体贴的安慰道。

   为什么你会知道那种事。

   “哎呀,我该走了。”男孩用没有五官的脸面对他,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喂,给我等等。

   “向上看吧,向上。那便是天堂所在。”蓝发碧眼的面容逐渐清晰。随即便如同泡沫连同那小小的身躯,消失殆尽了。


ONE

隐匿之镜中的嘴,

屈向自尊的柱石,

手抓囚牢的栏杆,

把你自己献给黑暗

说出我的名字,

把我领向他。

_《雾角》

     他在毫无人烟的街道一个人游荡着,朦胧的月亮笼罩在云层的间隙之中,这样的夜晚对于一个吸血鬼来说再适合不过了。相比于被众人包围,DIO其实更倾向于在静处独自阅读,对于那些总是围绕在身边的人,更多的是作为摆设,是必要的物品,是不会多加注意的物品。因为他的所注视着的,并不是他们或者她们。

   美丽的月夜总是会勾起人的回忆,不管本人有想要回忆起的欲望与否。

   在这云层之上,在那月亮之上,是否就是人类的所谓天堂呢。


 少年迪奥以一种流利的优雅语调回答完了家庭教师的问题,然后斜眼瞟向身边眼神迷茫的同龄人。

        “**,你来重复一遍。”被点名的少年慌张的起身,还顺便撞翻了椅子。

        “唔……那个……你们的义……若……若不能胜于……胜于……”少年的头随着音调逐渐下垂,最后完全失去了声音。

        迪奥的嘴角勾起了胜利的笑容。傻少爷昨晚在书桌上趴着睡着了,想必是什么都没有看进去吧。除了考古以外的书籍总是能让**迅速的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

         “唉,**,你坐下吧。看看人家迪奥,要好好向他学习啊,。明明是乔达斯家的继承人,怎么会差这么多。”

         迪奥胜利的笑容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凝结在了嘴角。

         不管他表现怎么出众……人们所关注的,始终只有那个愚笨的小少爷。怨气积攒在咽喉,想怒吼出来却又被硬忍着咽下。眼下要做到一切便是忍耐,所以不得不压抑,沈默。

         等着吧……你的一切都将会被我夺走,都将只属于我一个人。

        视线凝结在别扭坐下的少年身上,迪奥在心中默默发誓道。


         “迪奥,迪奥。”

         少年追在他身后,像一只聒噪的小鸭子。但是这并没有妨碍他继续加快向前的步伐。

       “能教教我功课吗?”脚步顿住,少年一向都避他远之,此时居然会要求他补习。他傲然转身,“怎么,你也会想好好学习吗,**。”

         “…嗯…老师说要是背不下来,以后就上天堂了。”意外的纯真笑容。迪奥嘴角也随之上扬。

        “是吗?你觉得一个没有用的人,能上天堂吗?”大步的走开,他把那个孩子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无法原谅,

          无法原谅他的笑容

          无法原谅他的谦让

          无法原谅他的从容

          无法原谅他的爽朗

          无法原谅他那种友善的态度

          无法那种不知人间疾苦的傻少爷」

来。     回忆在脑海里栩栩如生的演练, 犹如走马灯般一幕幕上映,就好像还触手可及,明明是很久远以前的事了,却还是恍如隔日的清晰,多么可笑。

   对于有着不死之身还拥有强大力量的他而言,获得这个世界是一件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在登上这个世界的顶峰之前,他还需要做另一件事。是的。举起手中早已在时光中消磨的白骨,他轻轻吻下,“看着吧,待我登上这个世界的顶峰,真想知道你会是如何绝望的表情。”就让你亲眼看看吧,我是如何,征服这个世界的。


 TWO

 从一粒沙子看到一个世界,

从一朵野花看到一个天堂,

把握在你手心里的就是无限,

永恒也就消融于一个时辰。

            _《一粒沙子》

   这个世界是何时变得如此无聊的呢。DIO坐在床上翻看着藏书。相比于不得不维持表面绅士风度的青年时期,凌乱的丝绸床单和散落堆积在角落的珠宝美术品,无一不显示这位夜之帝王的如今的闲适。

   少女端着酒瓶的手微微颤抖着,她不明白为何自己残活至今,同往的伙伴们如今已成为地板上冰冷的尸体,她也本该是其中的一员。但此刻她活了下来,或者说是在此时仍活着,不知道何时即将丢掉性命,或许是很久以后,或许是下一刻,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少女头上随时可能投下。“你叫什么名字。”视线没有从书上离开,DIO淡然开口。少女一惊,酒瓶从指间滑落,在掉落中途被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耳中回响着奇异的“咯咯”,过了许久她才发觉那来自她的牙尖。“你,抬起头。”尽管已畏惧到了极点,少女丝毫不敢违背男人的意愿。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直视那张英俊到夺人心魄的脸,但心脏仍止不住为之加快的跳动。男人身上有一种魔性般的魅力,让她沉迷并甘愿付出一切。

   “好漂亮的眼睛。”DIO笑了笑。那是双颇为怀念的翠瞳,色泽相似,神采却差之千里,配合少女柔弱的身躯那双眼显得楚楚动人,可是距离那样还是太远。那么,挖出来剥离开如何。想法直接进入了少女的脑中,毫不犹豫的将手指插入眼中将眼球挖了出来,就像通讯突然中断,就在挖出双眼的同时少女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少女的尖叫消磨了吸血鬼的意兴,DIO随手阻绝了那个东西的惨叫,啧,下次还是找个不会乱叫的吧,这样想着他又翻了一页。

    少女被从中间被截断的尸体扭曲的躺在床沿下,从那本是双眼的血洞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被翻阅的书籍的名称。

   《启示录》

   古老的神话里往往暗含着真实,神明本来就是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创造出来的产物,至于天堂也只是愚者所信仰的幸福罢了。世界的法则是一直向后流动的,从新开始,倒因为果,倒果为因,循环往复,由终结走向开始,这便是存在于其中真实的悖论。

   已发黄的骷髅被放置在床头,它只是一个没有生命,安静的骷髅罢了。

    (这里其实是想写复活大乔失败的Dio爷在研究上天堂的方法,然后在收集古物和看各种神话,宗教书籍时豁然开朗了小故事) THREE


『螺旋阶梯』『独角仙』『废墟街道』

『无花果塔』『独角仙』『德蕾莎之道』

『独角仙』『特异点』『乔托』

『天使』『绣球花』『独角仙』

『特异点』『秘密皇帝』

                               _前往天堂的14密语

  要件之一是值得信赖的人类,最好是将他视为偶像具有癫狂般友情的人。这一点并不难做到,操作人心这种事对于他而言,从还是表面一丝不苟的优等生时就早已轻车熟路。

  但是要满足条件,那个人必须能够克制欲望,对权力,名誉,金钱和美色毫无欲望,视神的法则为一切比人的法则更为崇高。

   他何时才能遇见那样的人。

   本来只是在寻找具有有能力的替身的人的途中路过而已。

   原本是打算收拾掉没用的废物,在看到那个跛脚神父掉落的书籍时却忽然一时兴起,将神的法则视为一切的人果然是不会有的,就像不会有具有复活人类能力的替身。

   出乎意料之中的,年轻的小神父居然相信了他所说的对阳光过敏。

  也许是那句 “即使是恶魔也不会撒这种谎。 小信徒认真到令人发笑的眼神让他确信自己所要寻找的就是这样的人。

   “等等,你走路怎么一拐一拐的?是我刚才绊倒你,害你受伤了吗?”

   吸血鬼假意的关怀,顺手把神父无法伸直的脚趾纠正。

   种子已经种下了。

   将石箭赠于信徒,他确信这个少年将成为他所期望的那样的人类。神父召唤他的日子就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来临。

   真是令人期待,会觉醒何种的能力呢。

   吸血鬼在黑暗中露出了掌握一切的笑容。

   FOUR

   不管过去还是未来,最终都归之于零。

   

   " 恩里克,你认为所谓神是真正存在的吗?"吸血鬼合上手中的书本,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这个……”不知DIO为何一时兴起提起这个话题,年轻的神父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吸血鬼与神,从有记载以来便是对立的两面。

      气氛一下凝结。DIO向着神父招了招手,“恩里克,过来。”虽是温和的表情却带有让人不可违背的命令感。

        “我的朋友呀,”毒蛇在树枝间对夏娃道出诱惑“你眼中的神是怎么样的呢。”

         “我并不相信神的存在,在我眼里,你就是神。”小神父正襟危坐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爆发出大笑声,DIO几乎是倒在了床上。“作为一个神官,你可是说出了亵渎神明的话呢。"不过,很是有趣呢。那你认为有天堂的存在吗?”帝王用看似不经意的语调说道。

      "不信。”

      "是吗,你是这么想到吗,但是,我相信有天堂。”惊讶地看着说出与其自己存在相矛盾的话的吸血鬼,神父恍惚间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了解这个男人。

      "哈哈哈,很惊讶吗?对我虽然是吸血鬼却想要上天堂这件事。”明白男人并没有笑意,但是神父却恍惚从那赤眸中看见了难以一见的真切的温柔。像火花般一闪而过。那双眼还是那样,散漫却又洞察一切的锐利。只是错觉罢了吧,神父并没有深究。

      有些事情被吞没在黑夜里,从此成为永远的迷。

    “恩里克,你知道吗。像鸟这种动物,只要经过一定的训练就可以说话,甚至记忆思考。你觉得这样的鸟和人有什么区别吗?”

     逗弄着停滞在手臂上的宠物隼。DIO开始了自己的洗脑工作。

      “鸟……只是鸟……而已。”神父迟疑的开口。

       微笑,微笑。早已被看穿,并没有坚强的意识和立场,甚至没有确定的信念,只需要小小的指引,便可以使信徒向着他所期盼的道路前进。

     “不,恩里克,鸟是一种动物,而区分动物与人的,不就是你们所提倡的【想要上天堂这个想法】吗?人会这么想,而像鸟,狗这些动物的脑袋里就没有这个概念,就是【天堂】。”仅仅是以一种玩乐的心态的说着没有确切意义的话语,对于神父来说,这是朋友间的交心,而对他而言,却更加像对王者对臣民的指导。在不知不觉中,神父已经处在了一个仰望他的位置,这样便好, 心生仰慕,为我所倾倒,在心里点亮憧憬之光吧,然后学习,模仿,走上台阶,向顶端来吧,这便是你所要行走之道。

     活动手臂放飞宠物,DIO沿着右侧伸出手,抓住枕边在时光蹉跎中仍被保养的完整无缺的头骨,拖近距离。

     手指没有用上足以捏碎头骨的力度,手掌紧贴着额骨,手与骨结合的紧密无间,但是无论如何贴近的距离,都无法再度感觉到人体的温度。

    无所谓,天堂之时。即将到来

如果可以,

我将扼杀每一双真实的眼睛,

熄灭每一盏点亮的明灯。

让黑夜无止尽,

没有黎明。

太阳,

被墨色的布遮盖;

风,

停留在女人的乳房上,

温柔软化。

我大喊一声:

都去死吧!

万物轮回,

唯有无才是永恒

FIVE

第一天应该决定了最后一天,就如蛇的尾巴应该回到自己的嘴巴一样。他们都应该在诞生的同时完结。

                                           _《致友人信》

   感觉到了有人在窥视。就像是这副身体自带的某种技能,不需要猜测,DIO知道,那是乔斯达家的人。

   仅仅是那么几天你便留下了种子吗,在那个你亲爱的愚蠢的艾莉娜温暖的子房里。手指在赤裸的身体上滑动回转,然后狠狠刺下,伸出舌头尝了尝指尖血的味道,DIO露出了愉悦的微笑。

   那么也让我留下些什么吧。布兰度与乔斯达的孩子,你,与我的孩子。这感觉就像是他为自己生下了孩子一样,这样想着,DIO的不快也转为了一种奇异的快感,为了我,去创造一个本来不应存在的,男人与男人的孩子吧。轻言低语,红色的眼瞳闪烁着火焰般的光彩。

   JUST   FOR   ME  .

  

    时间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流走,就像DIO在海底沉睡了100年,乔斯达家的子孙已经来到了埃及。他DIO的地盘。对于他们一再打败他DIO所派去的杀手这点,吸血鬼看向床头的骨骸,不得不赞许一声你的子孙啊。这种讨人厌的好运和执着还真是像极了祖先,莫非这就是所谓的血脉相连。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心里蔓延,这是……恐惧吗?并非是对来者的恐惧……只是对血脉相连的他们体内流动着的血的恐惧。

   感觉到了吗,你的子孙们就在周围。用仿佛环抱着的动作轻抚着颈后的星星,DIO自言自语着。只是恐怕你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同时,也是最后一次了。

   心里十分清楚乔斯达家的人一定会走到他面前,所谓的杀手充其量只是让他们练手的存在,虽说他也有暗自期望杀手能解决掉那些人,无论怎么说,如果太容易就打到,岂不是太过无聊了。微眯着赤色的眼,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赤色的双瞳映在在酒杯上颜色暗沉如酒,酒杯所对,仍是沉默的头骨。  贯穿那个曾经是他部下的男人时,他也有了一丝感慨,也许是宿命,总是会有人为了乔斯达家的胜利而走向死亡。他人为了乔斯达家的人死亡,而乔斯达家的人会用自己的死亡来垫基他DIO的胜利。就像故事最开始一样,胜利的人,只会有一个,那一个,也只会是他DIO。

   本应如此。

   直到那个乔斯达挥舞着拳头将他击倒,他从那湛蓝色的眼中看到了愤怒和死亡的阴影。不同,没有一点是相似的, 那样的人,相似的眼,相视似的发,却终究只是相似的容颜。 那不是他的乔斯达。

   因愤怒而失去理智的三代乔斯达发出了致命的一击。未曾想过输,替身在攻击中破碎,连同他的身体。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DIO,他DIO,他DIO居然会输给乔斯达。这一切,不符合命运。

   视线开始模糊,恍惚间,带着帽子的男人好像压低了帽檐,那是泪水?泪水从三代乔斯达,不,承

太郎的眼角滑落,那不是为他DIO而流下的泪水,人所看向的,是在不远处的房上破裂的水罐,哪里沉睡着个男人。

    会为他而哭的人,会有吗?

    答案是肯定的。

    不会有那样的人的。

    据说人死之前眼前会如同走马灯般放映一生中最珍贵的经历,吸血鬼,也是如此吗。

    如果可以,他所见的,又会是什么。

    已经不用再思考,答案在脑海里浮现,它一直都在哪里,他一直都在哪里。

     吸血鬼露出了漫长人生中最真实的笑容。

     要是吸血鬼也能上天堂,就好了。

SIX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给与自己离别之吻的人。

有个愚笨的家伙露出了蠢到令人厌烦的笑容

“你就是迪奥.布兰度吧。”

那双手伸了出来。

大概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你是我,世界上最憎恨,也是世界上,最爱的人。

互相渴求着,互相吸引着的灵魂,虽然如此渴求着何合为一体,却无法相容的人生。

赌上一切得到的肉体,就这样直到永远,结束为止。

                                              _被划去的日记

    当承太郎冷静下来时,吸血鬼已经不再动弹了。有些诧异,他不相信狡猾的吸血鬼已经死去,或许是在装死。就像他曾做的一样,结果与料想大相径庭,吸血鬼真真切切的,死去了。注视着地上已经躺平了的尸体,承太郎有些恍惚,这几个月的经历如同幻梦,他曾觉得就算这样也好,和友人一起,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但是他现在已经到达了终点,孤身一人。为了赢得一切,他失去了一切。

    吸血鬼的脸上挂着安详的笑容。多么令人心寒,他赢了,却笑不出来。而被他打败本该落魄的的人脸上挂着仿佛获得胜利般的笑容

    失去挚爱获得的胜利是什么感觉。

    只有乔斯达家的人才会明白。

    全世界的人都在为你欢呼,而你的快乐全交给了他们,胜利者的微笑后,是无尽的深渊。

    你在无意识中失去了最高的幸福,但是你必须活下去,在不明的落寞中,一个人活下去,忍受着不明的折磨,寻找可以填充缺洞的微小的幸福。

    阳光照耀着埃及的土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世界仍旧正常的转动,承太郎和自家爷爷并肩站着,看着金色的吸血鬼在阳光下化为灰烬,随风逝去。

    DIO就这样死去了,仿佛从未出现过般不留一丝痕迹的从这世上消失了。

    会提醒他吸血鬼曾经存在过这件事的,是心中再也无法闭合的茜色空洞。

     "走吧,去处理DIO的残骸。”承太郎转身走开。

      ”慢点啊,我可还是病号啊!!”精力十足的

“病号”老人吵吵闹闹的追上自己的外孙。

       身边是空荡的,可以一起走的人,已经不见了。

      承太郎没有想到,吸血鬼居然还会写日记。更令他惊讶的是在日记中的内容竟然是关于死者复生的。他渴求着方法,手下飞快的翻着页,眼球不停地左右移动,用最快的速度浏览着。

      “承太郎?”外孙过于粗暴的动作引起了乔瑟夫的担忧,DIO的日记,这种东西想想就可怕,DIO不会在日记上施展了什么魔法让看了日记的人被他所控制吧。老人暗暗叫出了替身,随时准备进行打晕活动。

       翻书的动作停滞下来,男人就像是忽然僵固住了。比起疯狂的翻书活动,外孙不合理的停滞更加吓人,一定是被控制了,乔瑟夫下了定论。

       手指在字间停止。

        ‘无论如何,不存在令死人复活的方法。回溯时光,这是这个世界所不允许的流向。’

        白纸黑字,下了定论。

        “承太郎!”乔瑟夫包含深情的大喊一声,希望能借亲情的力量将外孙拉回正道。

        翻动纸页的动作在迟钝后又慢慢的恢复,随着纸页的翻动,承太郎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沉重。

        在日记的后面,记载的是……

         “承太郎!”

         头上忽然被钝物重击,承太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敌人?不可能,他赢了呀,思绪还处于混乱状态,他又一次被当头击中。

          ………………

          正准备第三次出击的乔瑟夫看见了自家缓缓抬头的外孙脸上的表情。

          OH………………NO

          解决了不安分份子,承太郎继续看向日记。        眉间紧缩,他感觉冷汗顺着脊椎滑下。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如果这个日记的内容被实现,会发生怎么样的事。就连想象都不愿想象,承太郎当机立断从衣兜拿出打火机。

        “承太郎,你在干什么?!”缓过神的乔瑟夫看着外孙掏出打火机果断的点燃了DIO的日记本,一个鲤鱼打挺从他暂时休息的吸血鬼的床上坐了起来,却不幸撞掉了什么。

         “FUCK,什么东西。”顾不上看掉落的物件,乔瑟夫优先选择了抢救日记本。

        “这种东西,还是让它和主人一起消失吧。”承太郎沉声道,表情严肃的看着火焰燃烧着延伸逐渐吞噬本子。

        ……“是吗,那就烧了吧。”乔瑟夫看着外孙无奈着叹了口气。“没想到你这么大了还有把东西烧着玩儿的爱好。不过爷爷我不会不在乎的,就算这样你也是我的好外孙。”老人用一种长辈的语调慢吞吞的说着。

        ……“滚。”

       看外孙并不配合自己的笑话,乔瑟夫无聊的走开。干脆去看看刚才是什么吧。

       床测滚落的是一个白色的物体,诶……诶诶诶。人的头骨!弯腰捡起地上的骨头,放上手上端视,没错这个触觉效果,这个视觉效果,的确是人骨不错。乔瑟夫一手捏着下巴与另一只手中托着的头骨深情对视。

       “你在干嘛?”已经烧完了日记的承太郎走过来就看到自己的逗比爷爷手上拿着一个头骨一脸猥琐的与那个骨头对视着。

       “承太郎,”语气难得的严肃认真“这个骨头是DIO放在床上的,你说……”

         一种紧张的气氛弥漫在二人之间。

         这会不会是DIO拿来施展什么邪恶的巫术的道具。他可是只吸血鬼,会魔法巫术什么的也不奇怪啊。”

         会相信他正经一定是我脑子坏掉了。对自己居然被被眼前这货带跑表示严重的无力感,承太郎默默的走开了。

        “喂喂,别这样啊,就算不是。DIO这家伙也够变态了,居然在床上放个头骨,他不会还有抱着骨头睡的嗜好吧?”蹦蹦跳跳的老人一边嚷着一边拿着骨头追上孙子。

         接下来,就交给SPW的人来收拾吧。乔斯达家的人走出了黑暗的大屋。

         阳光真好啊。金色的阳光照耀着在两人身上,暖暖的。爷孙二人同时在心里发出了感慨。

         在经历一个世纪以后,头骨终于又重见了阳光。静默的骨头感受着阳光的挥洒,它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骨头罢了。

        “哇哇哇,碎了。”乔瑟夫发出了惊叫,头骨正在他手中支离破碎。仅仅是几分钟的事情,刚才还完整无缺的骨头已经全化成了白灰,跟着风一起飞去了。

        “真是见鬼了。”拍打着手上残留的灰烬,乔瑟夫一脸晦气。

         那个骨头,是否就是在日记本里所写的,DIO想要复活的人呢。承太郎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因为属于他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天空晴朗。这片蓝天也会属于下一代吧。扶了扶帽檐,承太郎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故事已经结束。

                故事即将开始。